光码战士

光码战士

巨龙游乐广场发展出一种最新型的超大型立体游戏,只要将光码资料输入电脑中,游戏者就可以坐到模拟驾驶仓内,操纵自己创造出的机械人与敌人作战!

光码战士在线看漫画

[光码战士][小野敏洋][大然][恶之华][5完]

注:在线漫画的分辨率和画质比原扫描版有所降低

光码战士相关资料

光码战士》(日语:バーコードファイター)是日本漫画家小野敏洋的漫画作品,在小学馆《快乐快乐月刊》1992年4月号至1994年7月号连载,在第30话宣告遭小学馆腰斩结束连载,全30话。小学馆版单行本全5卷,现已绝版;复刊.com2004年复刻版单行本全2卷。小学馆版单行本的台湾繁体中文版由大然文化代理,第22话以后曾经在大然文化《魔奇月刊》连载。

2016年,《快乐快乐月刊》11月号增刊《コロコロアニキ》Vol.7刊载本编结束3年后虎堂烈与有栖川樱的短篇(262~292页),篇末附小野敏洋访问。

故事情节

最新的超大型立体游戏“光码战士”,是以日常可见的条码为基础,将资料转换为机器人以进行游戏。本作描写了热爱此游戏之少年少女们热血激战的过程。

故事中的光码游乐器“Barcode Battler”为实际存在的电子游乐器,于1991年由EPOCH公司发行第一代机型。

登场角色

译名均以大然版单行本为准。

主要角色

虎堂烈(虎堂 烈(こどう れつ))
本作主角,11岁,故事开始前因为玩射击游戏惨败而发誓再也不碰电玩,却在破戒当天首度踏进光码战士游戏的世界,首次试玩时被对手一击打败,之后随着故事进行而逐渐成长。有两个妹妹洋子与早纪。
虽然是店内连续数个月的冠军,然而一开始的操作技术并不理想,樱子亦曾说他“玩《快打旋风》还使不出昇龙拳”。在故事中面对第一次遇上的对手常常会输掉,第二次对战时才会获胜,也因此被龙胆岳指责。
与清白彩初次交手时曾经被批评“所持有的光码或许很强,但操纵技术不佳,只是在依赖机体性能”,在经过特训之后对模拟器的操作能力得到飞跃性的提升。
有栖川樱(有栖川 桜(ありすがわ さくら))(大然版译为有栖川樱子)
虎堂烈的同班同学与童年玩伴,11岁,是让虎堂烈踏进光码战士游戏世界的推手之一,光码战士游戏方面的知识与技术优秀,也常常提供虎堂烈关于此游戏的有益情报,对虎堂烈有着相当的好感。最后向阿鸟改坦承,自己爱慕的人是虎堂烈。
外表看起来是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实际上却是男性,这冲击性的事实曾经让某些读者震惊过度而在床上躺了四天。
挂须巧(掛須 巧(かけす たくみ))
虎堂烈第一次试玩游戏时将其一击打败的小学生,连载初期曾经在店内排行榜连三周第一名,实力足以和虎堂烈平起平坐的高手;但由于第二代光码游乐器设定的改变,其原本拥有的各式强力光码全数报废,因而连带随着故事进行而逐渐搞笑配角化。
被虎堂烈视为“跟御沙吾一样讨厌的家伙,不过比御沙吾笨”,身为故事中唯一从头到尾都不晓得樱子真实性别的人,对樱子有着非常高的好感,甚至还曾经对阿鸟改做出“未来想与樱子结婚”的宣言。
有一个弟弟让司(大然版译为穰司),是个相当疼爱弟弟的哥哥。在家中常对让司灌输“虎堂烈是个逊咖又没人缘”的不实概念。
史蒂芬·赛克(スティーブ・セコイア)
在美国各地打败当地冠军、被称为“最强美国之星”的美国籍少年。初登场时曾在游戏中将挂须巧秒杀,之后对虎堂烈下战书却被打败。因为对虎堂烈发自内心的尊敬而称呼其为“大哥”,平常多半与其一起行动。和樱子一样担任替虎堂烈踩刹车的人物。
在得知樱子的真实性别后受到了很强烈的冲击,直到新年过后才总算恢复过来。
有一个姐姐克莉丝(クリス)。
药师寺苏铁(薬師寺 蘇鉄(やくしじ そてつ))
喜欢佛像,外号“大佛”的中学生。初登场时曾带着两名同伴在店内耀武扬威,将其他游戏者全数打败赶跑,在被虎堂烈打败后改过自新。
平常多半面无表情,嘴巴从来没张开过(包括说话的时候)。
清白彩(清白 彩(すずしろ あや))
外表很男性化、却是波霸的少女,有着能在瞬间摆平两三名不良少年的身手,在光码战士方面的操纵技术极为优秀,同时也是让虎堂烈决定进行模拟器操纵特训的契机人物。
在大阪的雪山温泉中意外揭穿了樱子的真实性别,不过在听完虎堂烈的解释后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竞争对手

御沙吾真(御沙吾 真(みさご しん))
中学生,筒井滨店的冠军,水中战的高手。初登场时曾打败过虎堂烈并与其交恶,之后被虎堂烈与樱子联手打败。输给虎堂烈后曾经试图复仇,最后则未成功。
有着喜欢夺走别人最重要东西、看到别人败北时绝望表情会产生快感的恶癖,甚至因而在复仇战前与虎堂烈以樱子为赌注,但是在知道樱子的真实性别后受到不小的打击。
阿鸟改(阿鳥 改(あとり かい))
小学生,大阪店的冠军,对樱子一见钟情;却在樱子被彩硬拉去泡温泉时跑去偷窥,进而知道樱子是男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经为此而苦恼。然而故事后期樱子陷入危机时,却仍二话不说从大阪连夜搭电车赶来支援,最后向众人宣称喜欢男性的樱子。
实力相当优秀,曾经与虎堂烈战得不分高下,最后则是因为停电的关系而使得双方不分胜负。与虎堂烈为亦敌亦友的关系,从全国大赛篇开始,两人曾经数度合作过。
树雷三兄妹(樹雷3兄弟(じゅらいさんきょうだい))
吉祥寺店最有名的光码战士玩家,三人分别为大哥龙牙(りゅうが)、二弟溪(けい)、小妹翼(つばさ)。由于龙牙被殖入庞特光码而失去说话能力,溪与翼不得不带着特殊的光码卡到处拦截其他玩家并向其挑战,大佛与挂须曾分别败在翼与溪的手下,彩的比赛场之星也在与两人的战斗中被夺走,虎堂烈的亚特拉斯也曾差点被龙牙转化为武装恐龙。
翼曾经被史蒂芬打倒,之后对其产生好感。

其他角色

权田原夏树(権田原 夏樹(ごんだわら なつき))
在四鹰店里打工的大学生,21岁,不太会喝酒。在全国大赛篇时担任主持人,首度公开自己的姓氏,却遭与会玩家嘲笑姓氏怪异而暴怒。对龙胆岳一见钟情。
于小野敏洋多部漫画作品中登场过。
龙胆岳(竜胆 岳(りんどう がく))
清白彩的亲哥哥,被人称为光码大师。过去因为遭到光码皇帝洗脑而失去大部分记忆,也因为此事而得到有如终端机般读取光码内容的能力,以打倒光码皇帝为其最大的目标与愿望。
原本只是为了利用虎堂烈接近光码皇帝而派清白彩前去测试他,但在与虎堂烈接触、相处过后逐渐改变原先冷酷的想法。
光码皇帝(バーコード皇帝)
远古光码文明残留下来的生物光码系统,自称光码世界之王,别名魔兹恶克(ニーズホッグ,Needz-Hoggr),同时也被远古的人类称呼为“嘲笑的虐杀者”,曾经多次派遣部下出现在虎堂烈等人面前。
全国大赛时试图将虎堂烈光码化,却在最后一刻被龙胆岳阻止,之后被众人合力打倒。武装恐龙军团事件时曾一度短暂复活,却因为被吸收的龙胆岳之父于其体内出手干预而再次毁灭。
草乌令法(草鴫 令法(くさしぎ りょうぶ))
龙胆岳的旧识,但双方关系并不良好。他利用树雷三兄妹收集大量光码,进行光码皇帝复活的实验并获得成功,最终的目的则是利用皇帝的力量控制整个世界。在光码皇帝复活后遭到龙胆岳阻挠而逃离现场,自此下落不明。

机体

铠之独角(冲锋甲虫)系列

铠之独角(ダッシュビートル)
虎堂烈最早所使用的爱机,属于防御取向的机体,具有高守备力以及损伤减半的第四能力,初登场便击败了挂须巧的挂须一号。
独角剑豪(剣豪ビートル)
与史蒂芬初次战斗时所使用的机体,由铠之独角与光之茧(合体卡)合体而成,属于攻击型的机体,第四能力为三倍之剑(三倍伤害力),一击便击败了史蒂芬。
铠之独角第二代(ダッシュビートル後期型)
铠之独角的强化型机体,于四鹰店的光码战士大赛中活跃,并取得冠军。
铠之独角最后期类型(ダッシュビートル最後期型)
在第一代机的战斗数值极低,但在第二代机咸鱼翻身的机体,主武装为超压光炮(ビートルフォトプロトン),在与药师寺苏铁的初次对战中败北。
铠之独角战斗者II规格(ダッシュビートルIバトラーII仕様)
为了抢回被光码皇帝控制的铠之独角II而登场的机体,别名新生甲虫I,主武装为极大光质子(マックスフォトプロトン),与铠之独角II交战时一度陷入苦战,最后成功破解皇帝的控制而夺回铠之独角II。
铠之独角II(ダッシュビートルII)
为了击败药师寺苏铁而创造出来的新机体,在故事中活跃的时间相当长,有着多样化的合体机组型态。在大阪曾经一度落入他人手中,事后成功取回。
魔法之角(ビートルアクテオン)
铠之独角II的合体机型,与战士类型的铠之独角II不同,属于魔法使者类型,具有合体瞬间吸收对方大量HP的特殊能力。
装甲独角(ビートルギデオン)
铠之独角II的合体机型,魔法使者,于光码战士越野大赛中登场,被药师寺苏铁一击破坏合体装甲而变回原本的铠之独角II。
铠之独角II A3装备(ダッシュビートルII A-3装備)
铠之独角II与水中战用的A3装备合体后的型态,尚未发挥实力便被御沙吾真的鱼王一击打败。
铠之独角II 海神(ビートルネプチューン)
针对鱼王而创造出来的水中战用新合体机型,但碰上御沙吾真使用超级鱼王而没有发挥实力的机会。
超级独角(ハイパービートル)
与樱子的安地因号合体而成的巨型机体,主武装为火焰弹幕攻击,初登场时击败了御沙吾真的超级鱼王。在全国大赛中与光码皇帝战斗时再次登场却不敌皇帝,附带一提,二次登场时是由铠之独角II与樱子的西尔飞多合体而成。
铠之独角II 大力士(ビートルヘルクレス)
针对御沙吾真的复仇战而创造的新合体,能使用9倍力的必杀技星星爆炸,但并未发挥预期的功效。
铠之独角II A5装备(ダッシュビートルII A-5装備)
与清白彩初次交手时所使用的合体机型,但由于虎堂烈被清白彩挑拨的关系,因此只使用了极短暂的时间。
铠之独角II 大力士(ビートルケンタウルス)
与光码皇帝的手下初次交战时所使用的合体机型,在速度方面做了极大的强化,最后成功地击败了皇帝的两名手下。
独角凯撒(カイザービートル)
由于御沙吾真的提议而与阿鸟改的锹形虫(铠之双角)合体而成的超强力机体,能多次使用铠之独角II使用一次就会让双手报废的必杀技漩涡爆炸(ボルテックスバースト),在与光码皇帝的战斗中以漩涡爆炸加上双角闪电球(ツインテックボルト)的力量成功击败了皇帝。
战斗时是由阿鸟改操纵,虎堂烈负责攻击。
铠之独角II合体型 亚特拉斯(ダッシュビートルIIタイプD ビートルアトラス)
圣战士类型的新机体,强度约为铠之独角II的30倍,具有飞行能力以及多种全新的攻击与防御机能,最强的必杀技为“亿万星体大轮回”(ファルネーゼアポカリプス),但由于准备时间过长因此在故事中仅使用过一次。
独角剑豪战斗型式II(ビートルアトラス バージョン2)
亚特拉斯被树雷龙牙的暴走光码恐龙吞噬分解时,虎堂烈发动反皇帝光码吸收敌人能力修护机体而诞生的新机体,为虎堂烈使用到故事尾声的最后机体。

主要角色机体系列

美国超人(キャプテンU・S・A)
史蒂芬的机体,初登场时是由自由之星(ピルグリム)与五月花号(メイフラワー)合体而成,后来则均以单机型态登场,在故事中的表现平平,常出现被强敌打败的场面,但偶尔也会有惊人的表现。
安地因号(アンディーン)
樱子的机体,在故事中为相当罕见的人类外貌机体,属于海战规格的机种,陆战规格则为西尔飞多(ラ・シルフィード)。附带一提,机体本身和操纵者一样,均为外表看似美少女、实际上是男儿身的设定。
大美国号(マイティUSA)
史蒂芬与樱子的机体合体后的机体,只出现在光码战士越野大赛中一次。
挂须1号(カケス1号)
挂须巧的机体,铠之独角首次登场时所面对的对手,最后被铠之独角打败。
挂须17号(カケス17号)
挂须巧的机体,史蒂芬与美国超人初登场的对手,被美国超人一击打倒,造型疑似参考了大铁人17的设计。
挂须28号(カケス28号)
挂须巧的机体,仅出现过极短暂的几页,但在这几页中打败了铠之独角。
挂须31号(カケス31号)
挂须巧的机体,为全故事中独一无二的僵尸卡机种(初始HP为零的光码卡,只要不受到攻击就能存活,由于牺牲了HP值而拥有无人可敌的先攻机率,但要是对手撑得过第一击,就等同不堪一击的机体),在四鹰店的光码战士大赛中差点击败铠之独角,最后却功亏一篑。
KT-1
挂须巧的机体,在故事改用第二代机后为挂须唯一的机体,在故事中的战绩则比史蒂芬和樱子更惨,武装恐龙事件中光码被夺取后改用SKT-1,不过外表上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大佛(ヤプラバラージャ)
药师寺苏铁的机体,魔法使者型,初登场时曾让虎堂烈吃足苦头,在全国大赛时追加召唤魔法“十二神将” 。
琉璃光之王(瑠璃光キング)
药师寺苏铁的机体,初登场时为大佛与日光两机合体而成,武装恐龙事件中则为单机型态出击。
鱼王(フィッシャーキング)
御沙吾真的机体,十分擅长水中战斗,具有诱发对手攻击失误的第四能力,必杀技为“内美西丝”,是个满足条件后破坏力可以达到27倍的可怕招式。在全国大赛篇追加了在没有水的场地召唤大量海水与巨大深海鱼等等新招式。
超级鱼王(スーパーフィッシャーキング)
御沙吾真的机体,鱼王与合体卡“吸收能源球”发动合适能力而巨大化的机体,一度让虎堂烈与史蒂芬陷入苦战,最后被超级独角击败。
鱼王陆战规格(フィッシャーキング陸戦仕様)
御沙吾真的机体,为了对虎堂烈雪耻而准备的机体,与鱼王一样能使用必杀技“内美西丝”。
比赛场之星(リングスター)
清白彩的机体,相较于其他机体,武装方面显得贫弱许多,主要是靠清白彩优秀的操纵技术使用格斗技作战。
铠之双角(スタッグビートル)
阿鸟改的机体,别名锹形虫,主要攻击方式为使用闪电轰击对手,必杀技为双角闪电球(ツインテックボルト),在故事后期改装为圣战士类型的机体。

名词解说

第四能力
除了生命力、攻击力与防御力以外,各架光码机体均具备,不会直接显示在游戏中的特殊能力。
类型包括损伤减半、提升先攻机率、攻击力强化、增加对手攻击失误率、三倍之剑等等,故事进入二代机后则有更为多样化的第四能力。
先攻
故事中的游戏流程为一来一往的轮流攻击,先攻机率高的机体较容易取得战斗开始时的首次攻击。
由于故事当中时常出现一击打倒对手的桥段,因此以高先攻率配合高攻击力以求开场秒杀对手成为故事中的战术之一。
机体职业种类
故事中共分为四种,分别为战士、魔法使者、僧侣与圣战士,后三者为二代机上出现的类型,其中僧侣的能力在故事当中并未详加描写。
魔法使者约占全光码卡的15%;圣战士则占5%,并且兼具战士与魔法使者的特点。

脚注

  1. 小野敏洋表示,连载结束原因是当时光码游乐器热潮已过、漫画人气下降所致,与有栖川樱的设定无关(2004年复刻版下卷484页、小学馆《快乐快乐月刊》2016年11月号增刊《コロコロアニキ》Vol.7 294页小野敏洋访问)。
  2. 大然版单行本第3卷第48页,夏树提到读者首次得知樱子真实性别时的反应:“有的读者震惊过度,甚至躺了四天呢。”